首页> 武侠仙侠> 金笔春秋> 第九十六章 乾坤永定

第九十六章 乾坤永定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差不多同一时候,在麻塘通往荣家弯的大路上,正风驰电掣般飞奔着五骑快马。

    前面两骑,是杜门秀才温思广,以及共乘一骑的那两名黄衣武师;后面三骑,则是俞人杰、左手神剑朱子铭、八手人猿孔义扬!

    杜门秀才温思广一边策骑奔驰,一边不住扭头回望身后;七八里跑下来,他见后面追赶的始终只有三骑,脸上不由得渐渐浮起一片不怀好意的笑容。

    在跑近一座树林时,他在马上挥挥手臂,终于领先控住坐骑,在树林外面拨转马头。

    后面两名武师跟着停下不久,俞人杰等三骑亦相继赶到。

    杜门秀才从腿肚上取出一支特制的金笔,向两名武师道:“放心干吧,三个对三个,大家不吃亏,后面那两个家伙,还有一个只是白衣武师,本教主对付这个姓俞的小子,可说游刃有余,打完这一仗,一切从头做起,事情尚大有可为……”

    两名黄衣武师齐答道:“这个教主放心,养兵千日,用在一朝,属下决定舍死追随教主就是了!”

    杜门秀才点点头,单掌一按,飞身跳下马背。

    俞、朱、孔三人,亦自马背上分别飞身跳下。

    杜门秀才轻轻咳了一声道:“我说,俞老弟”

    俞人杰金笔一摆,打断他的话头道:“不必再说什么了,伪君子比真小人还要可怕,留下你这位杜门秀才,武林中将永远无法安宁。”

    杜门秀才嘿嘿一笑道:“老弟好大的口气!”

    俞人杰抱笔当胸,缓缓踏出一步道:“是祸是福,全赖此战以见分晓,如此战在下不幸落败,那只怪在下学艺不精,大教主请赐招!”

    杜门秀才向后微微退出半步,注目又说道:“老弟仗恃的,大概就是一套金笔笔法,须知温某人练这套笔法时,你弟台也许尚未出世,弟台错开今日,换由今师出马,岂非稳当得多?”

    这位杜门秀才居然早将师门绝学金笔笔法练成了,的确大出俞人杰意料之外。

    不过,这一点,亦不难解释,以对方过去在武林中神通之广,连比这更难的私人隐秘,他都能打听得出来,偷学一套武功,自然不足为奇。

    说不定他就是因为学会了这套金笔招法,才因而生出雄霸武林之心。

    不是么?金笔令狐玄能凭此成为两道之领袖,舜何人也,有为者,亦若是,他姓温的难道就不能凭此坐上武林第一把交椅?

    杜门秀才见俞人杰出神不语,以为俞人杰有了怯意,当下微微一笑又道:“老弟是聪明人……”

    俞人杰一定神,还以微笑道:“大教主也不算太笨,所以,这不禁使在下想起,如果大教主对今天这一战,真具有必胜之信心,就不该费尽唇舌,下此游说之词,温大教主,您说对吗?”

    杜门秀才脸色一沉道:“既然你小子自己找死,温某人说不得只好成全你了!”

    随着话音,一笔斜斜点出!

    俞人杰看清对方金笔出手之姿势,不由得暗暗吃惊。

    同样一支金笔,同样一招金笔笔法,在这位杜门秀才手中使出来,就比那位袖手神医高明不知多少倍!

    他见对方一起手便用上金笔三大绝招之一的“一笔雕龙”,知道对方有意试试自己在这套笔法上的火候,于是,手中金笔一抖,带起无数金花,横里一笔格去。

    他这一招,招名“三折垂金”。

    这一招“三折垂金”,用来化解“一笔雕龙”,本来并不恰当,只是,他知道眼前这名敌人,心机深沉,诡诈无方,不能应以常道,除了斗力,尚须斗智,这种应法,正是示敌以无能,以骄其气,以懈其志!

    杜门秀才果然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跟着,金光一闪,金星满天,像突然间酒开一道金网,向俞人杰当顶罩落!

    这是金笔三绝招的另一绝招:“倚马千言”!

    要化解这招“倚马千言”,只有一法,便是重复使用对方刚才的那一招“一笔雕龙”!

    但如果这样迎拆,就不能不考虑到两种后果。

    一是对方抽身后退,改攻他招,不图急功;一是对方不惜玉石俱焚,双笔接实,各运真力,凭火候以判高下!

    这,不用说,也知道对方会走第二条路;要真是这样,他会不会是对方的对手呢?

    他猛吸一口清气,金笔一振,斜斜点出,所使用的,正是那招“一笔雕龙”。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