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奇门风云录> 第十章 三道合一

第十章 三道合一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一剑几乎控制了每一寸空间中的最佳攻击点,只有这样才可以在任意一寸空间里作出最具威力和杀伤力的千万次攻击,这是几近完美的一招,从身形到剑迹,到心神,再到人和剑的配合,都达到了一种最高的境界。

    司马屠出手了,是两把剑,第一柄是平凡得像是废铁的剑,但那柄剑却在出手的一刹那化成了无数块铁片,像是漫天的蝗虫,只有一块是迎向那柄飞刀,而其他的全是迎向凌海和那道美丽的彩虹。然后自己却飞退,他不想与凌海交锋,他知道自己不是凌海的对手,但他绝不是怕,而是一种选择,对于他这种高手来说,任何气势已经不复存在,一切都是那样自然。退亦自然,攻也自然,一切只是由心而发,绝不会影响他的攻击力,更不会在他心中产生败的阴影。“玄天宝录”本是修心的,当他与大自然交接之后,自然是没有胜与败的,只有生与灭!

    凌海绝不会让他走,绝对不会!他知道,除了这一次,以后的机会便太少了,以后若想杀司马屠,只有将金国的土卒杀光才行,而且即使杀了司马屠,他也不可能全身而退,在军中的确是猛将如云。所以他出刀了。

    脚上的刀,那柄若一泓秋水的刀,在身体周围罩上一道青艳的光芒,没有人能够形容出他的绚烂。那些铁片似是蚊子遇到纱帐,根本就无法产生效果,但却有不断“滋滋哧哧……”

    的声音传出来,很奇怪,却没有与空气磨擦的声音。

    没有东西可以阻止凌海万分之一秒,司马屠无奈,知道了凌海杀他的决心,于是他的剑也推了出去,很慢,很慢,但却很仔细,剑尖在不断地颤动,他的神色也无比凝重,似乎在进行一项非常精致的艺术创怍。

    不错,这是一种比艺术创作更复杂的动作,这些是最完美的剑招。的的确确是最完美的,在每一寸空间里,司马屠都在寻求最完美的出剑位置,一股浩然之气在不断地凝结,这一剑推的距离不长,但对于这种剑招来说根本就不必推出太远,他是防守,只要在眼前的每一寸空间里找出最完美的位置便行了。就算他的剑无法达到那个位置、他还可以用剑气达到。

    凌海在司马屠将剑推出一半时,便与他接触了,两人的剑所循的都是那道最完美的轨迹。

    两股浩然之气在虚空中相击,荡起了一层摧毁性的气流,四周的花草竟在刹那间全部枯萎凋谢。浩然之气本是充满无限的生机的,但当两道狂暴的生机相接后,产生的无匹能量和生命源,使周围的生命根本在刹那间无法接受,也便只有死路一条,就像一个气球,它需要气,但当气太过量,便会爆炸一般。

    司马屠嘴角溢血,凌海倒翻三个空心跟斗,落于地上,但迅速脚步一阵疾旋。脚步很乱,乱得似乎成了一团乌云,一团浮动得若惊鸿一般快捷的乌云,剑化满天的星光,刀化层层波涛,慰为奇观。

    司马屠没有惊惧,他也不能惊惧,惊只能使他加速死亡,所以他必须心平气和地迎接这狂飚一般的攻击,他要等一个人,只要这人到来,他或许就有救了,他不相信世间有他和这人联手依然对付不了的人。

    “叮叮当当……”所有的声音都那样自然悦耳,也有一种异样的魔力,似有一溜火花在虚空中激起。

    司马屠中剑后退,他与凌海的功力相差甚远,根本就无法对抗。第一招已使他受了重伤,所以他的剑招很难达到凌海那种速度,中了剑之后,他脸色有些苍白,骇人的苍白。

    凌海的眼神很冷,冷得让人发寒,他的剑遥指着司马屠的眉心,一步一步地逼去,每一步都是那样沉重,那样惊心动魄,就若地心深处的怪兽在翻腾,与地壳进行撞击而发出的闷响,这一剑的气势是无匹的,但没有压抑感,任何人都没有。天地之间的气势不断地向凌海的脚下骤汇,凌海却将这气势凝于剑上,但他却收敛了这些气势,凝而不发,只待这一击中完全爆发出来,将司马屠炸成碎片!

    司马屠的脸色苍白,但眼中的神色却很坚毅,自有一派王者不屈之风。他定定地望着那渐渐逼近的剑,在心底感到一阵无奈与绝望。

    这古庄本是金国的直系眼线,司马屠知道在到河津的途中定有太多的盯哨,想在古庄中暂避。在柞水道上他受了伤,一路的疯狂逃命,虽然在华山附近休息了两个时辰,但依然未能把那先天罡气所造成的损伤修补好。在古庄他便可以让自己完全恢复,之后才有把握应付任何逃走的计划。同时他还想联系到另一个人,那便是李玉环,若是他们两人一起走,恐怕天下已没有人能够阻挡,却想不到柳长空在黄河渡口便已经盯上了他,虽然他行踪异常诡秘,甚至可以瞒住丐帮的弟子,但却躲不过柳长空这类高手的追踪。当他吩咐古庄之人去通知河津的金国高手时,柳长空已经到达了。虽然司马屠受了伤,但依然将柳长空击杀了。不过他也燃起了另一个希望,那便是古庄接到李玉环的飞鸽传书,让他们备好马匹。所以他才会在古庄中苦等,却未想到竟等来了凌海这个煞星。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