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冷宫之绝色夜叉> 第111——113章

第111——113章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一百一十一章

    时间到了第九天,自已给自己起名息止的小婴儿转眼之间竟长成了五岁孩童的模样,懂得插语打诨,与所有人斗嘴了,梅如雪感觉不到这个小家伙丝豪的魔性,除了骂人的时候之外,除了与查都争吃东西的时候,还除了笑嘻嘻的挑拔离间的时候.……

    鬼眸也越来越享受与息止相处的日子,哪里还找得到半点对他的杀意,整天与他玩得不亦乐乎,这不,鬼眸现在就在上上下下的抛着息止玩呢,整个神殿只听到他们两个人的笑声。

    梅如雪含笑望着两人,真希望这美好的时光可以停止……

    查都每天都出外打猎,只有他,一个凡人,出去神殿,才可以不让佛陀感觉到这里的气息,今天也一样,查都一大早就出去了……

    息止记起大胡子叔叔每天带给自己好吃的,问梅如雪道:“娘亲,为大胡子叔叔为什么还没回来?”说着,还舔了舔嘴唇,梅如雪暗道,这个小家伙怎么这么好吃,身附魔力的人,不是不饮不食都可以吗?

    梅如雪也感觉查都今天回来得有点儿迟,她安慰儿子:“再等等吧,或许他打着了一个大猎物,马上就回来了呢!”

    正说着,查都从殿门外闪了进来,手上却没拿什么东西,息止失望的道:“大胡子叔叔,你没打着东西啊?”

    查都笑笑道:“下次再帮你打!”

    梅如雪望了望查都,忽然冷笑:“你是谁,你不是查都……”

    查都疑惑的望着她:“小姐,你怎么啦,连查都都不认识了?”

    梅如雪道:“查都出去。从不空手而回,既使不打到什么东西,也会编些小东西送给息止。你到底是谁?”

    那个查都哈哈笑了,笑容忽变得和蔼可亲有一种普渡众生的慈悲感觉,他的身形慢慢改变,身上发出金色光芒,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出现在众人面前。

    “佛陀,你终于出现了!”息止仿佛突然间长大。声音低低地对他说。

    “阿弥陀佛,孽障,既然看到了我,还不束手就擒?”佛陀保持着和蔼的笑容说道。

    息止也笑了,他的小小地身形仿佛又长大了不少:“你为了不让我复活,做了不少功夫吧,徒儿?”

    梅如雪与鬼眸大吃一惊:“什么,你说什么?他是你的徒儿?”

    暗沉玉来到两人身边,向息止合什行礼:“梵天大神。您终于醒过来了……”

    “啊,……”

    “哈……”

    “哎呀呀……”

    整个大厅惊呼声四起,众人不敢相信自己亲耳听到地事。如果这个息止是梵天,那么。大厅里面的岂不全是他的徒子徒孙?但是。为什么几万年来把他称为魔童?

    梅如雪想不到肚皮里蹦出来一个大神,一时间像中了大彩一样。欣喜若狂,冷静自持的鬼眸转眼脸上也失了颜色,极不雅观的张大嘴望着自己地大神儿子,就别说紫蝶了,简直是尖声惊叫……

    正常一点的还是大殿里两个完全不知发生什么事的人,郑二嫂与查都,两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大殿里几乎陷入半疯狂状态的几个莫名其妙的人。

    欣喜过后,梅如雪就开始范愁了,按道理说,息止是自己的老祖宗,自己应该上前见礼,但同时,他又是自己的儿子,自己又不应该向他见礼……

    把正在与佛陀对峙的梵天大神地危险暂时忘记了……

    佛陀合什又道了一声佛号,道:“师傅,难道徒儿做得不好吗?为什么你三番两次想要苏醒?如今这个世界独尊佛教,佛教香火旺盛,我算完成了你的心愿……”

    梵天笑了笑:“徒儿,师傅难道不能苏醒吗?一个人沉睡太久,总是要起来活动活动的,天下并未大统,神魔两族争斗不休,想必是你从中作梗,为地只是不让我醒来……”

    佛陀满脸慈悲:“师傅,这样不好吗,我教导人们摒除体内的魔性,只剩下佛性,人与人之间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梵天又笑了:“徒儿,每一个人总有他地阴暗面,只有两者统一才能算得上真正地人,你这样,只不过造成一群伪善的崇佛人类罢了”

    佛陀用不变地慈悲表情道:“师傅,我们总是说不到一处,看来,到头来,又只有用武力解决了……”

    说完,口宣佛号,双掌合什,衣袖忽然涨起……

    暗沉玉大叫:“不好,他又想用五雷轰顶之术。梵天大神还差一日恢复真身,抵挡不了的……”

    梅如雪道:“那怎么办,要怎么办才好?”她的手紧紧的抓住鬼眸的手臂,深深的嵌入他的肉中,鬼眸仿佛感觉不到痛疼,只是紧紧的盯着场内。

    梵天小小的身子却丝豪没有后退,他的身上同样发出金色光芒,在金色光芒之中,他笑了:“徒儿,虽然你一次一次不让我苏醒,但我还是要感谢你,让天下间的百姓有了信仰,只不过,你单纯的消除他们的魔性,岂不是让他们更受到在上位者的欺压?”

    暗沉玉在一旁冷笑:“他如果不这么做,这世间上又怎么会有那么多有钱人修筑的庙宇?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香烛来供奉他?”

    佛陀又宣了一声佛号,却没有停止法术的施展,他和蔼可亲的面容丝豪未变:“你们总是执着于这一世的欺压,难道你们不知道,世间总有轮回转世,因果孽缘的吗?这一世受到的苦,下一世就会补偿回来,那些消除了魔性的人,不是更加快乐?”

    梵天道:“你还是以这个籍口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你怎么不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你自己呢?”

    佛陀脸色更加慈悲了:“这个世间,本身就需要信仰,有了我,他们有了信仰,又有什么不对?”

    他口中一边说话,竟一边唱着苦老的咒谣,仿佛两人同时开口一般,暗沉玉脸色煞白,她知道,佛陀的五雷轰顶之术马上就要开始了,难道,这一次又要重蹈上次的复辙,被封印几万年,才能复活?

    梵天忽然笑了,他叫了一声:“碧落,你还不出来,该你了……”

    “谨尊佛命”一声轻诺,碧落忽然出现在神殿。

    暗沉玉望着自己的儿子,忽然间鼻子有点酸,她想告诉他,上一次,她知道有人来了,才把他推出去的,她没有这么狠毒,让自己的儿子在前挡住人家的攻击。

    但是,她却什么都没有说。

    梅如雪与鬼眸奇怪的对望一眼,暗自心想,连鬼眸(连我)都抵挡不住佛陀的攻击,你出来又有什么用?

    梵天道:“怎么还不开始?”

    碧落点了点头,忽然在空中旋转,嘴里唱起了咒语……

    梅如雪道:“分身大法,难道他要分解出鬼眸的一魂一魄?”

    第一百一十二章

    鬼眸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梅如雪道:“我也明白了……”

    暗沉玉脸上又现喜色,连连点头:“原来,一切都在梵天的掌握之中……”

    梵天本为神魔结合,他的力量尚未恢复,只有渡给他同时具有神与魔力量的精魂才能帮助他。

    鬼眸本为魔体,他的一魂一魄被附在碧落的身上,碧落身为神体,一魂一魄长期与神体相依,必定带了灵气,这不就同时俱有了神魔的精魂?

    梅如雪一想通此,当即就怀疑,是不是这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梵天布的一个局,一切怎么就那么巧,全按他所期望的方向发展?

    暗沉玉笑道:“梵天大神真正有通天地,惊鬼神之能,这么精巧的布局,只有他能办到……”

    梅如雪暗一撇嘴:“他都到地下几万年了,怎么就是他办的,只怕是瞎猫碰到死老鼠吧?”母亲对自己的儿子的能力总是有几分怀疑的。何况儿子一下子爬那么高,直冲母亲的头顶,作了上司的上司,梅如雪心里一下子狂喜又狂悲,反映不过来。

    紫蝶赞同的连连点了点头,心想,这个小屁孩,一个时辰前还叫自己祖姑奶奶呢,一眨眼就成了老祖宗了,这乱了套,怎么叫得出口啊?

    暗沉玉冷眼看了梅如雪一眼,梅如雪知道她除了梵天之外,谁都不卖账,由于自己假的也是那小子的娘亲,因为狐假虎威之下。倒不敢太过得罪自己,梅如雪忽然一笑,不经意的问道:“夫人对梵天倒是熟悉得很。只是不知,夫人是以什么身份?”

    暗沉玉笑了。笑容里满是崇敬,她的眼光追随着场上地梵天:“我知道,你们都很不理解,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帮助梵天。八部众的半神人本来就是梵天的分身与弟子,但几万年了,你们当中某些人可能早就已经忘记了自己与梵天地关系?但我不同,从小到大,我每天都做同一个梦,那个梦告诉我,我的使命就是协助梵天重生,我相信,八部众地每一代人都会有一个像我一样的人。等待无数的岁月,只为了让梵天重生.

    梅如雪道:“原来,所有的一切皆有定论。难道凌夕与射日的私奔,也是他暗中操作地?”

    暗沉玉道:“那倒不应该是。梵天并没有操纵什么。他只不过在沉睡中等待机会,而这个机会。却在你与鬼眸身上实现了,我知道这个消息,知道化身为皇上金铭的鬼眸竟与夜叉族巫女相恋,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我又怎么能放过?”

    梅如雪道:“是啊,神魔相合,魔童出世,梵天重生,他终于等到了机会……”

    暗沉玉笑了:“一切是那么完美,完美得让我都不敢相信我的任务差不多已经完成了梅如雪道:“但我不明白的是,如果鬼眸的一魂一魄不留在碧落的体内,不形成精魂,未成世的梵天又怎么可能躲过佛陀的击杀?”

    暗沉玉道:“吃一堑,长一智,梵天上一世就是因为未恢复原气,而被佛陀用五雷轰顶重新封印,因而,他沉睡之时留下了一股力量,这股力量就是不管那一个魔族皇室地人来到这个异世,他都会想办法那他留下一魂一魄,送入有灵气的半神人体内,如果不是鬼眸的,也将会是阳翼地,既使送不入碧落的体内,就会送到任何一个其它地半神人体内,到头来,这一魂一魄,在那股力量地帮助下,怎么也会与梵天结合的。”

    梅如雪终于明白,所有地人只不过是梵天手上的一粒小棋子,包括自己也是……她心中有些不舒服的望向场内……

    佛陀终于没露出假模假样的慈悲样与和蔼可亲的模样了,他眼看着鬼眸的一魂一魄金光一闪,闪入梵天的小身子里面,梵天奇迹般的长大,一眨眼变成了一个翩翩少年,英俊得无与伦比,把梅如雪看了个口水直流,心想,这以后怎么跟他找媳妇啊。

    又想,到哪去找一个像我这么可爱的女人当他的媳妇啊。正想着,两道冷光扫过来,鬼眸向她狞笑:“你儿子在干仗呢,你就不能专心一点?”

    梅如雪当即收拾心情,老老实实的望向场中,只见佛陀满脸的慈悲已然不见,代替的是有些狰狞的神色,他口宣咒谣更急,五雷轰顶之术眼看就要施展……

    梵天却老神在在,还向场外的众人招了招手,摆了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向梅如雪夹了夹眼睛,使鬼眸感觉,这小子,连老娘都勾引?

    沿着佛陀与梵天两人,场地中央出现黑色旋涡,佛陀双手忽举,电闪雷鸣般的声音忽起,那声音夹裹着旋风般的能量攻向梵天,梵天忽然又一笑,不知向佛陀讲了一句什么,佛陀脸色变得更加惨白,惨白得仿佛刷上了白漆一般。

    那股力量在电闪雷鸣的伴奏下终于攻向了梵天,梵天举起左手,左手忽然捏了一个佛印,食指与大拇指轻扣,向那股力量轻弹过去……

    那股力量忽然反弹,掉转头,向佛陀反攻过去,如蛇一般钻入佛陀的体内,佛陀踉跄后退几步,跌坐于地:“师傅,原来,你说的是真的……”早告诉了你,这五雷轰顶之术会反弹,不过,你不会像我的前世一般爆炸开来,因为我减小了这股力量,只不过,你再也没有精力控制全世界的信仰罢了,这样不是很好,人们各信其教,百花齐开,我相信,魔性不被压制,反抗强者的人会越来越多,不会总是以佛为神,埋首其中,把痛苦以祷告的行式慢慢忘却,不记得反抗逼迫压制自己的人,让强权越坐越大,这样一来,世界总有一天会变成大同……”

    第一百一十三章结局

    佛陀垂目而坐:“师傅,我不能同意你的说法,所谓魔性,是毁灭一切的力量,它怎么能带来好处,但是师傅,既然我败了,那也没办法,这个世界应该怎么样,就让它怎么样发展吧!”

    梵天摇了摇头,对这个固执之极的徒弟无可奈何:“几万年了,怎么你还是如此,那脑袋一点都没进化?”

    佛陀居然笑了:“师傅,你不同样如此,这样,我们才能做得了师徒啊!”

    两对固执无比的师徒,梅如雪众人佩服了。

    梵天无可奈何,双手连挥,在佛陀身边结起结界,道:“我沉睡的几万年,你却只需要几年的时间来疗伤,来,我送你入神魔界吧……”

    佛陀点了点头,又闭上双眼。

    梵天大叫一声:“去吧……”地上坐着的佛陀倏忽不见……

    直到此时梅如雪与鬼眸才松了一口气,看见梵天转头望向他们,忽然间两人同时感到手脚都没地方放,同时想,面前的这个人,自己到底称他儿子,还是老祖宗?

    叫他老祖宗吧,是应该的,可叫不出口……

    叫他乖儿子吧,可他明明是老祖宗,何况,你能叫用一根手指就把佛陀弹走的人为乖儿子吗?

    梅如雪想着,斜眼望了一眼鬼眸,看见一向冷静的鬼眸脸上居然出现了可疑的红润,心想,看来要他来参考一下的愿望可能破灭了。

    又转头望了望紫蝶,紫蝶紧紧的闭了双口,还微闭了双眼摆出明显地事不关已的样子。

    梵天向几人走来,除了暗沉玉向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之外,竟不见人向他打声招呼。

    梵天委屈地道:“娘亲。爹爹,你们怎么都不理我?”

    梅如雪听了。欣喜若狂,冲上去,一把抱住他:“好儿子,好儿子,你真的还是我地儿子?”潜台词是我还真不敢认你做儿子呢。

    梵天道:“当然。这一世,我就是息止,永远是你们的儿子。”当然,下一世,还只不定谁为子,谁为母呢,俗话说得好皇帝轮流做,今天到我家,如今就是。父母轮流做,下面轮到他,对于神来说。一百,两百年。时光弹指而过……

    梅如雪抱的息止。望了望他的容颜,想了想他就是梵天。自己的老祖宗,一时之间,还是不感相信,不过梅如雪向来洒脱,既然这一世,他是自己地儿子,那么就要好好管教……加利用。

    他这么高的能力,要怎么利用才好呢?

    梅如雪正想着,就听见神殿之中忽然响起丝竹之声,仙乐齐响,她转眼看出,只见十余名身长白衣的女子手执合种乐器,忽然出现在神殿中央,女子中央,一名绝美的英俊小子,含笑而立,梅如雪从来没看见过这么美的男人,天地间的灵气仿佛都凝注在他的双眼,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自己极为熟悉的人:阳翼。

    梅如雪猛然醒悟,那英俊小子是谁,魔王驾到了……

    具说魔王有千般面孔,但你也不要变得比你两个儿子还年轻漂亮吧?梅如雪不得不认为,这是一个极端自恋地魔王。

    在这场中,与魔王在容貌上唯一能媲美的,可能只有梵天了,梅如雪大惊,两位势不两立的大魔大神相遇,一场大战又要开始。

    魔王从众女子中缓步走向梵天,仿佛比美一般,身姿绝世,广袖摇摆,他道:“几万年没见你了,瞧你这个样子,宛如黄口小儿,看来是不敢接下我地挑战了?”

    梅如雪心想,果然,一场大战终于要暴发了,以两人的能力,很可能要把这个异世移为平地,可怜地百姓,可怜地湖光山色,可怜的百兽。要不要上去劝阻?他是自己地儿子加老祖宗,他会听自己的吗?

    她斜眼望向鬼眸,鬼眸的脸色同样凝重,紫蝶与暗沉玉的脸色增加了几分惨白,看来,每个人都知道,如果开战,这一战的结果是什么?

    梵天笑了,道:“几万年前的那一场比试,你还记得?”魔王道:“输了十几次,不记得才怪?”

    屋内众人皆想:“啊,惨了,打了十几次,魔王都输了?”

    梵天道:“好,今天,我们三局定输赢,你可不能再赖了!”

    魔王俊美的脸抽搐了一下:“什么叫赖,我从来不做那样的事!”

    梵天道:“好,三盘两羸,输了的学狗叫……”

    众人听了,绝倒,皆想,这两人的彩头够特别的,打架打输了学狗叫?

    又往场地中央看去,只见两人摆一个极为端正的姿势,一人出左手,一人出右手,划起拳来……

    “剪刀,石头,布……”

    梅如雪立如石雕,众人的表情差不了多少……

    紫蝶嘴角微抽终于叫了一声:“梵天大神?您这是?”

    暗沉玉小心翼翼的:“梵天大神,你还好吧?”

    梅如雪改了称呼:“儿子,您还好吧?”

    鬼眸不得不小心的问自己的老爹:“父亲大人,您这是?”

    那场中两人同时大喝:“闭嘴!”

    众人忙闭嘴,虽然两人行为不可思议,但惹毛了他们,可不得了的。

    只见场地中央两人,一本正经的划着拳,输赢竟相差不了多少,说好了三盘两胜,却谁也没有提出三盘早就过了,看来,这两人几万年不见,挺思念对方的。

    众人对望几眼,暗沉玉眼中满是迷惑,仿佛在问:梵天大神,就是这个样子的?

    紫蝶摇了摇头,仿佛在道:孩子就是孩子,怎么都改不了狗吃屎。

    梅如雪与鬼眸对望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读懂了,他这样的性子,肯定是遗传自你的。

    众人皆想,这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呢,到哪里找点消遣才好,于是,众人走出神殿,连阳翼与那一群白衣女子都跟着,把两位大神大魔留在了身后,整个神殿只听见他两人划拳,以即耍赖的声音,哎……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