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沫文学> 都市言情> 男人,你德行> 第61章

男人,你德行

第61章

作者:北倾      类型:都市言情

    潜移默化神马的,最讨厌了……

    一旁的莫迁闻言,唇边的笑怎么也掩不住。

    军训最后一天。

    崔小沫再装残都装不下去了,这么些天下来,所有人都跟黄菜花一样,就崔小沫红光满面,喜气洋洋的。

    有小男朋友罩着就是好啊,众人感叹。

    送走教官的时候反而是崔小沫最舍不得,拉着人家教官的衣角可怜巴巴的,“教官你别走啊。”

    教官也心软了,皱着眉一副为难的样子:“别这样,你要是没对象我还能给你号码。你都有小男朋友了,看着碗里想着锅里的,我多不好意思啊……”

    崔小沫黑线了一下,松开手,挥爪子挥得那叫一个勤快,“行,留下医药费赶紧走吧。”

    莫迁走过来,敲了敲她的脑袋:“怎么说话呢?”

    “还不带开玩笑的啊……”崔小沫撅嘴。

    莫迁看了看教官,笑眯眯地道:“小沫不懂事,要什么医药费啊,看教官全身上下也就这个军章最值钱了,这个留下就行。”

    崔小沫很不厚道地笑了。

    教官的脸瞬间黑了。

    好吧,感情人家是来帮小女朋友报仇的。

    排长见人这样欺负自己的兵,不乐意了。上前一步,“你小子,胆子挺大啊。”

    “还好。”莫迁谦虚。

    一句话瞬间让排长也阵亡了……

    番外之青梅竹马 05.

    莫迁最近对顾夏天谈恋爱的事情,十分的头疼。

    他揉了揉额角,拉过崔小沫:“你去找顾夏天谈谈,让她把男人拉家里来。”

    崔小沫:“又不是牲口,怎么说话呢。”

    莫迁默了默,说道:“我讨厌那男人。”

    好吧,这句话她从顾夏天谈恋爱起就听了好几遍了,其中还有顾易安的友情赞助。

    崔小沫反而是支持顾夏天的,想当初,她不也早恋了么,一个男人从小看到大,还要一直看到老……

    顾莫迁见她不动弹,凑过去亲了亲她的脸,“乖,是你去呢,还是我去呢?”

    崔小沫没深思他话里的意思,挥挥手,“当然你去啊,没见我玩游戏呢?”

    闻言,顾莫迁放下书,缓缓移了过来。“那好。”说罢,崔小沫就感觉不对劲,那股来自莫迁身上强大的气场让她有瞬间失神,再熟悉不过的感觉从脚底慢慢攀升上来。

    崔小沫下意识地起身就要往外走,“我去我去,不劳你大驾了。”

    莫迁伸手没拉住她,勾着唇角笑了笑,不急,晚上才刚刚开始呢。

    至此,他们已结婚一年。

    顾夏天正在堡电话粥,甜甜的声音还带着娇憨,崔小沫听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夏天。”

    “哎,嫂嫂来了啊。”说罢,低声和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从床头滚到床尾来抱着崔小沫的手,“嫂嫂罚哥哥闭关一天么?”

    囧。

    犹记得刚结婚那段时间,莫迁带她回家住来着。由于晚上需索过度,以至于让徐紫鸢都来关心她的身体状况,并委婉地教她该拒绝时就拒绝,那混小子刚开荤不知道节制。

    崔小沫闹了个大脸红,半天没敢出房门半步。

    晚上莫迁蠢蠢欲动之时,她很果断果决地判了莫迁闭关一星期,自己拿了枕头就搬去跟夏天睡了……

    以至于顾夏天那一个星期兴奋过度(虽然她怀疑是莫迁唆使的),每个晚上都跟她讲鬼故事,于是一个星期才过了五天,崔小沫就匆匆搬回去了。

    莫迁见她回来,只是点点头,“你睡沙发吧,我怕又把持不住。”

    崔小沫认定是这男人在报复她了,当下头一甩,爬去睡沙发。于是不小心滚下来三次之后都没见莫迁来护妻心切,又逢顾夏天讲的那些灵异故事在脑海中乱转,她吓地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的,只想往莫迁睡的大床跑。但……她拉不下脸嘛!

    于是,崔小沫就很厚颜无耻地哭了起来。刚哭了一会呢,一直睡着的男人就爬起来了,又搂又抱又安慰的。崔小沫那颗心满足的呦,好在一直崩住了,要是笑场了估计她也完蛋了。

    然后,她继续厚着脸皮顺水推舟,往莫迁身上一蹭,“老公,我害怕。”

    莫迁最喜欢崔小沫软着声音叫他“老公”了,据说是很有幸福感。

    崔小沫捏着这个柄,好用地很。

    有事求他帮忙,一声老公解决了。受委屈了,一声老公,自家男人就开始护短了。高兴的时候,一声老公,他也心情好地安排各种活动……

    于是,此时此刻一声老公彻底让莫迁的心软的一塌糊涂,忙把人抱床上去哄着睡了。

    隔天崔小沫起来,就看见顾夏天老哀怨地看着她,看得她都莫名其妙了。

    所以,这个闭关风波,就这样拉下了帷幕。

    崔小沫清了清嗓子,拉着夏天的手开始促膝长谈。“夏天啊,你这个男朋友也谈了一段时间了。家里人呢都好奇什么样的男人入了你的眼,嫂嫂就想要不把他叫家里来好了,大家都见见,也算安定下来,好好谈。”说罢,她继续补充:“而且,家里人还能给你把把关,都安心啊是吧。”

    顾夏天支着下巴点点脑袋,“也是啊,那我让他来好了。”

    那时候的顾家小-姐并不知道,以后这句:“把男朋友带家里来”会成为她的梦魇……

    她太低估顾家男人护短的本事了。

    崔小沫搞定了顾夏天,得意洋洋地回房报告战绩。

    刚喊了莫迁的名字,门一开就进里面一点灯光都没了。

    “什么嘛,就这样先睡了?”边碎碎念,边关上门。刚转身就被人紧紧地抱住,她吓得一声尖叫破口而出。

    随即被搂着自己的男人用唇封住,一口咬下来,咬得她唇隐隐作痛。

    “吓死我了,你干什么啊。”

    莫迁抱了她一会,听见门外悉悉索索跑来的脚步声,把崔小沫压在门板上,“嘘。”他食指点了点她的唇,“别出声。”

    随即,顾夏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嫂嫂,你没事吧?”

    崔小沫拉住他不老实的手,赶紧应道:“没事没事,你哥哥把灯了我吓了一跳。”

    顾夏天拉长声音“哦”了一声,“嫂嫂啊,哥哥再把你就地正法你要反抗啊,干吧爹……”

    “……”崔小沫瞪眼,“睡你的觉去,瞎说什么呢。”

    “o(∩_∩)o 哈哈~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嘛,好了好了,我回屋睡觉了。你们动静小点啊。”

    崔小沫:“……”关她什么事鸟!!!

    莫迁低低的笑声溢出来,就在她的耳边,“崔小沫,你动静小点,不然全家都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了。”

    崔小沫黑线,“你们顾家的人一向都是这么腹黑的么?”

    “不算。”莫迁沉吟片刻,斩钉截铁,“因为有你这个失败的顾家人。”

    她的耳根子被他呵得烫烫的,刚想躲就被莫迁覆盖地严严实实,只听他问:“崔小沫,我之前问过你,你去还是我去的。”

    崔小沫反应了半晌才明白过来他说的是去顾夏天那里“要求”见男朋友,点点头,“然后呢……你要说什么。”

    “你那时候反悔,已经来不及了。”怕她听到不懂,莫迁又补充道:“你去的话,今晚犒劳你滚床单。你不去的话我把你就地正法了我去……”说到这,他也笑了起来。“那现在算你前者好了。”

    崔小沫浑身发麻,“哥哥,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

    “我哪里是欺负你,我爱你还来不及。”莫迁俯下/身,唇细细密密地吻住她,“你要在哪里?随便你选……”

    崔小沫被吻得腿软,抱着他的腰,求饶,“我能不选么。”

    “那我帮你选,阳台?浴室……”

    “床床床!!!”崔小沫急忙打断,呜呜,她容易嘛她。

    莫迁揉了揉她的脑袋,抱着人往床上走,“我忘记说了,你要是不选那就放、过、你。”

    “魂淡,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太混蛋啊啊喂,存心是要看她捶桌愤恨而死是吧。

    莫迁吻着她的额角,她的眼睛,鼻尖,贴着唇,眷恋至极:“这不是欺负,只是小情趣而已。”

    情趣你大爷的,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情趣!!!

    见她还想说些什么,莫迁堵住她的嘴,一双腿挤进去,分开她的,把火热置身其中。“乖,别说话。”

    “唔……”

    (由于崔小沫害羞了,夹得太紧啥米的,莫迁怕丢了男性自尊啥米的,就把北子赶出来了,围观不成了,大家散了吧~护脸,别砸鸡蛋!)

    隔天。

    顾夏天的男朋友到家里报道。

    顾易安,顾莫迁,崔小沫正襟危坐。

    顾夏天和小男友牵着手欢欢喜喜地进来。“爸爸,哥哥,嫂嫂,这是我的男朋友 XXX。(由于作者懒惰+取名无能,又由于此男是打酱油的,咱们就此路过……)”

    崔小沫先起身欢迎,“啊,来来来,坐下。”

    莫迁抬手拉了拉媳妇的裙子,示意不要那么热情。崔小沫拽着裙子很尴尬地坐回去:“呃,那个你们随意啊。”

    等顾夏天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是质问之后,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对话如下。

    顾易安:“你几岁,读什么专业的?”

    XXX:“我是音乐系的。”

    顾莫迁抬了抬眼:“音乐系?以后出去干什么?当小白脸混吃混喝么?”

    崔小沫狠狠地拐了他一下,“他说话就这样,别在意。”

    XXX:“不会。”

    顾夏天:“喂,你们……”

    顾莫迁:“怎么认识我妹妹的。”

    男人局促不安了下,说道:“酒吧,我在酒吧兼职调酒师,所以……”

    顾易安:“嗯,不错啊,酒吧。”说话间,凌厉的眼神撇过去,顾夏天吓得一个哆嗦。

    顾莫迁往后一靠,揽着崔小沫睨着男人道:“别的话我不多说了,我一眼看去以为是你女孩子,幸会了啊。”

    所谓毒舌,一句话秒杀了作为男人的尊严啊。

    崔小沫那个汗,正想力挽狂澜,莫迁侧头对着她“嫣然一笑”,“乖,你别插嘴。”

    崔小沫同情地看了眼顾夏天,默默地道歉:“……”是我不对,我的错,啥都赖我不赖他。TAT~

    顾易安倒是淡定,慢条斯理地套着话,把顾夏天这段时间干了什么事都套的一干二净,毫无保留。

    就看见咱们捧在手心里的夏天姑娘哭丧着脸,先耐不住了,拉起男人就往门外赶:“行了,你走吧,我们分手。”

    崔小沫震惊,两个男人慢条斯理地看了眼,唇边噙着淡淡的笑。但那表情无一不是,“夏天,你干得好。”

    崔小沫正难过呢,万一夏天翻脸不认她这个嫂嫂了怎么办,这还是她出的面。

    一直在楼梯上坐着的徐紫鸢在这股沉默下,缓缓起身,下楼,丢下一句话:“夏天,找男人不是这样找的。没气概,不会说话,没风度,没气质,没本事,不护短,他毛病太多了,说都说不清。下次再找那么次的,小心我赶你出门……”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