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仙侠> 星坠> 第10节

第10节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有敌来犯!有敌来犯!”

    意识已经渐渐模糊,然而,却听见墓道外的人群忽然起了巨大的骚动。金柝声响彻内外,跑动声、叫喊声,乱成一片。头部还能转动,她费力的看向墓外,忽然怔住了。

    无数的雪白羽翼从天而降,落在墓外的广场上,一落地就和燮国的守卫军队展开了激战。当先一位男子,收敛了背上漆黑的双翅,用剑杀出一条血路,从沿着墓道奔了过来。

    “暗羽……?”花蕊夫人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越奔越近的人,却仿佛象是在做梦。那个人在片刻间奔到了她身边,越过明堂上的水池,过来一把拉起了她:“馥雅,快走!”

    她笑了,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看着他的手触碰到她的手腕,看着他在瞬间因为震惊而僵住。

    “是转生咒……没有用了。暗羽…暗羽哥哥。”她终于抬眼看他,轻声回答。她的双手冰冷如玉石,在他的手中保持着僵硬的形态。暗羽惊住,看了她片刻,忽然俯下身,想把半石化的她、连同玉石的莲花座一起抱起。

    然而,玉石的台基连着陵墓地基的岩石,丝毫不动。

    “馥雅……”叹息了一声,他抱紧了她。她的身体冰冷而僵硬,犹如石雕。他知道,她是将要被永久的封印在这里了……千百万年,化为石像伫立。

    ……………………

    “哎呀!父王,有个哥哥在前面!”

    “哥哥,你娘死啦!……去很远的地方了。不过没关系,雅儿可以陪你玩啊。”

    “暗羽……怎么会?你、你竟然会不爱我?你竟不爱我吗!……”

    记忆中那个被娇宠坏了的、粉妆玉琢的小公主。在血誓失败以后,曾那样无法置信的望着自己。

    “暗羽将军,除非你能从敌人手中救出被遗留下来的族人,不然我是不会和你回昶国的——如果他们被遗留在燮国,那么我也要留在这里,尽我所能的保护他们。”

    “簪子,请转赠舞霓。”

    然而,十年后她所说的话,竟然已经是如此的不同。

    这中间,她又经历过怎样大起大落。

    “馥雅,对不起……”忽然间明白了她经受过的痛苦和煎熬,他再也忍不住地对这个昔日的刁蛮公主从内心感到了怜惜和敬意。原来,十年以来,她也一直在为了昶国战斗,和他一起。

    一直挣扎于自己肩头的责任和道义,他却忘记了在彼岸她的努力。

    花蕊夫人笑了起来——麻木几乎让她无法呼吸,然而挣扎着,她笑着回答:“暗羽……对于一直在战斗的人来说,没有什么好抱歉的……”停下来,深深喘了口气,断断续续道:“如果……如果觉得抱歉,那么,请答应我一件、一件事情吧……”

    “说吧。”看见她苍白的脸色,暗羽简短的回答。

    花蕊夫人轻轻笑了,看着遥远的天那一边:“请、请一定要……活着返回昶国去和舞霓团聚……”她看着他、看着他颔首,仿佛看着三十年前风雪中的那个少年。

    她终于发现自己不再如此执著——有些东西只存在于特定的时间内,过了那段时间就没有它存在的意义了……在记忆中美好的东西,就让它只存在于记忆中吧。

    她终于可以解脱。

    视线都已经渐渐模糊,她的目光再次投向天际那个空无一物的角落,哪一颗才是她已经黯淡的司命星辰?她微微苦笑——忽然,不知道是奇迹还是幻觉,她看见那个角落的某一处闪出了亮光,然后,有一颗星星拖着长长的光,坠落了下来——

    “暗羽,暗羽,你看!那是、那是我的星星……”用尽最后的力气,她微弱的笑了起来。

    暗羽抬头看着墓道外面的天空:那些象征着命运的漫天星斗,冰冷的俯视着大地,不知道哪一颗才是馥雅所说的星辰。

    忽然,他不敢再低头。

    怀中的人已经没有了呼吸,彻底的寂静了。

    那一瞬间,他的泪水落在石像冰冷的额头。

    “大哥,大哥!快出来!”混战中,封墓石缓缓落下,外面传来了羽扬焦急的呼唤。他竟然也不做声的跟着过来了吗?

    暗羽站了起来,不再低头看怀中的石像,却将一直揣着的那支玳瑁簪,轻轻插在她的发间。然后,离去。不再回头。

    万斤重的封墓石擦着他身形落地,炽热的铜汁灌了进来,浇铸严密了每一条石隙。………………

    所谓的天人永隔,大概就是如此吧。

    繁华喧闹的街市,到处是人们的欢声笑语。

    在车船来往频繁的金水桥上,一个披着青色斗篷的人却仿佛不受任何外物的影响,安安静静的倚着栏杆、看着夜空中的漫天星斗。

    没有人知道,这位年轻人就是大燮最出色的星相者、西门也静。

    悄立市桥人不识,一星如月看多时。

    他的目光停留在东北角,那一片空无一物的角落。那里没有一颗星辰……应该有一颗,不过也在十年前消亡了。人的命运与天上的星辰一一对应,星辰不能偏离其轨道,命运也不能超越其流程——然而,为什么黯了星辰,却延续着生命。做为占星者的他,又如何回答。

    看着那一处的也空,西门的脸色忽然微微一变,纤长的手指间夹起了算筹。

    然而,还没有等他估算好此刻南斗附近所有的星野位置,在那一处漆黑的夜空中,陡然凭空闪现出了耀眼的光!所有街市上的人诧然回头,回首之间,只看见一颗银色的流星划过了苍穹。

    星辰坠落了……黯淡了十年之后,终于坠落了吗?

    那十年的挣扎,牵绊的又是什么?

    “哥哥,好漂亮的流星!”耳边忽然有清脆的童声,占星者回头,看见两个孩子趴在桥边的石雕栏杆上,兴高采烈的欢叫。那些新的生命,似乎对于死亡毫无意识呢。

    “那不是流星。”

    忽然,两个孩子看见旁边那位穿青色斗篷的少年转过头来,淡淡的微笑,映着漫天的星辰,眸子璀璨的犹如钻石。孩子们在瞬间竟仿佛被吸住一样,移不开眼睛。

    “孩子,那是战士的灵魂——

    “是那些在星空下某一处、

    “为了自己的信念在战斗的,孤独的灵魂。”

    【完】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